未来简史:从智人到智神 | 狗熊月读

rwbcover36_960

01.7 万年的进化,未来是什么?

我们在第 34 期《狗熊月读》的节目里,和大家分享了来自以色列的历史学者尤瓦尔·赫拉利的史学轰动著作《人类简史》。曾经人类的历史都一直与战争、疾病和饥饿为伍,翻开历史书籍,我们会发现绝大部分的内容,都是围绕着这三个主题。但在 21 世纪,进入到新千年之后,人类的发展仍然还是这三个主题吗?或者,我们将面对更新,更有趣,更加意想不到,更具颠覆性的挑战?这些问题,在他的下一本畅销书中,有了更加大胆的解答。人类的未来,究竟会前往哪个方向?本期狗熊月读,我们继续介绍尤瓦尔·赫拉利的作品:《未来简史》(Homo Deus: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)

02. 旧世界的难题都解决了吗?

关于历史是什么我曾经看过有种说法,让我印象很深:历史就像是一条大河,河水的每一道转弯,就像是历史上的一次战争,每一滴水花,就是一次被史书记载下来的事件,历史学家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记录这条河的走向和弯延起伏,但他们却忽略了岸边和远处,仍然有着众多的人们在繁衍生息。历史学家在记录这条历史长河时最常提及的三件事,是饥饿、瘟疫和战争。这三把刀,也是人类生命的收割机。

先说饥饿,我们的父母那一辈,很少能真正舍得扔掉吃不下的食物,因为在他们的记忆里,还有过 “饥饿” 的记录。而到了我们这代人的心中,已经没有了饥饿的概念,偶尔断食一顿,甚至成为一件很时尚的事。如果你听到中国哪里有人饿死,那真的是这个时代的大新闻。但几十年前,全世界都成为饥饿是中国无法解决的问题。1974 年,第一次世界粮食会议在罗马召开,各国代表听到了恍若世界末日的前景预测。专家告诉他们,中国绝无可能养活 10 亿人口,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正走向灾难。但事实上,中国创造了历史上最大的一个经济奇迹。自 1974 年以来,虽然仍有几亿人苦于粮食匮乏和营养不良,但也已有几亿中国人摆脱贫困,这是中国历史上首次不再受到饥荒之苦。而饥饿在全球来说,虽然在局部国家和地区(特别是非洲)仍然是问题,但同历史上动辄就饿死几十万人的事件相比,现代世界已经不太有可能出现这种大规模饥荒的事件了。全球信息化和各种人道组织的努力,也会让这个问题越来越好。如果现在再开一次世界粮食会议,可以想象得到,对于未来的预测,会比 1974 年乐观得多。

第二个问题是瘟疫,或者说是疾病。人类的历史上,有几次巨大规模的瘟疫,最有名和影响最大的算是 13-14 世纪的 “黑死病”,几乎带走了当时欧洲 1/3 的人口,没有这场瘟疫,会不会有后面的欧洲复兴,资本主义崛起都还是个问题。1918 年,法国的士兵开始染上一种特别强大的流感,俗称 “西班牙流感”,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这次流感就夺走了大约 5000 万到 1 亿人的生命。相较之下,从 1914 年到 1918 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,死亡人数是 4000 万。每隔几十年,就会有这样的大型流行病 “海啸” 向人类袭来,另外还有一些规模较小但频率较高的流行病,每年带走几百万人的生命。

以往经常有科幻作品是关于大规模疾病蔓延毁灭人类的,但自从进入 21 世纪以来,瘟疫甚至是普通疾病对于人类整体的威胁,已经越来越小。以 “非典型肺炎” 为例,原本人心惶惶,担心它成为新一波的黑死病,但最后全球死亡人数不足 1000 人,疫情很快得以平息。西非的埃博拉疫情暴发后,原本似乎逐渐失控,世界卫生组织也在 2014 年 9 月 26 日将此疫情称为 “近代最严重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。15 尽管如此,疫情还是在 2015 年年初得到控制;2016 年 1 月,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疫情已然平息。埃博拉病毒共感染 30000 人(其中 11000 人丧命),整个西非遭受重大经济损失,焦虑如同地震波传遍世界各地;然而埃博拉疫情一直被控制在西非,死亡人数远远不及西班牙流感或墨西哥的天花疫情。听起来那么恐怖的埃博拉病毒,真正死亡的人数只是以往瘟疫的零头,我们似乎已经抵制住了瘟疫和疾病的打击。插一句,现代人闻之色变的癌症,其实对于人类群体来说并不是一种威胁,相反,它可能是清除人类个体中的不良基因的一种最有效的机制。这个话题以后我们再说。

rwb36-640

第三个问题,是战争。人类史当然就是一部战争史,在二战之后,冷战时期,看看所有的文学、影视作品,大都对于未来充满悲观。有了核武器,有了足够把地球毁灭几十次的武力,人会忍住不去用吗?就像契诃夫有一句名言:在第一幕中出现的枪,在第三幕中必然会发射。纵观历史,如果国王和皇帝手上有了新武器,迟早会禁不住诱惑。但自 1945 年以来,人类已经学会抵抗这种诱惑。比如冷战的第一幕中出现了枪(暗指核武器),却从来没有发射。

在以往,战争某种程度上是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元素,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并没有那么紧密,通过战争来掠夺资源,“抢钱抢粮抢女人”,到之后的抢地盘、抢石油,都是一种获得发展的方式。所谓 “大炮一响,黄金万两”。但到了现在,打战能抢到什么资源啊?比如美国最有价值的两个地方,硅谷和好莱坞,如果真的有战争狂人打过去占领了这两个地方,能抢到什么?这个时代最有价值的是人,这是战争抢不来的,从经济的角度来说,未来的主题是和平,战争,特别是大规模的战争,发生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。

但一定有人说,世界离和平还远着呢!看看新闻,天天恐怖袭击,各种 ISIS 杀人质搞爆炸,大家都活得担惊受怕,和平个毛啊。这一点,我们从数字角度来看,2010 年,肥胖相关的疾病造成约 300 万人死亡,而那一年恐怖分子在全球造成的死亡人数是 7697 人。还不及前者的 400 分之一。用赫拉利的话说,对于一般发达国家的人来说,可口可乐对于生命造成的威胁,可能远比基地组织要大。

恐怖分子究竟是怎么占据新闻头条、改变整个世界政治局势的呢?答案就是让敌人反应过度。就本质而言,恐怖主义就是一种表演。恐怖分子安排一场令人惊恐的暴力演出,抓住我们的想象,让我们以为自己即将再次陷入中世纪时期的那种混乱当中。

在接下来几十年里,可能饥荒、瘟疫和战争仍然会夺走数百万人的生命,但这已经不再是不可避免的悲剧,人类也不会觉得这是 “天命”,是无法理解或不可控制的事,这是我们可以改变的事实。实际上,现在很多技术主义的著作,对于未来都充满乐观,比如我们曾经介绍过的书《富足》、《必然》,很大程度上就在于上一个千年的三大难题:饥荒、瘟疫和战争,已经被我们找到了解决的方法。那么,之后呢?在解决了这些问题之后,我们富余出来的时间、精力和探索能力,会放在什么主题上呢?

03. 新千年的新议题:进化为神

就像在赫拉利的上一本书《人类简史》里,他曾经给我们揭示出一个前所未见,但又完全符合逻辑的人类进化史,这次在《未来简史》里,他更是提出了以往从来没有人,或者说从来没有未来学者提出的构想。赫拉利认为,在新的千年,我们也会有三个主题:我们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繁荣、健康与和谐,而由人类过去的记录与现有价值观来看,接下来的目标很可能是长生不死、幸福快乐,以及化身为神。

gods-and-the-useless-1

第一个主题,就已经非常令人震动了。但如果你仔细一想,或者看一看最新的医学研究论文和实践的话,会发现,也许长生不死这件事离我们的距离并没有那么远。以往的死亡是宗教的专属领域,而现在工程师正在接手它。普通的疾病在这个时代已经几乎都可以治愈,对于像癌症那样的细胞级别病变,也可以用纳米机器人将其消灭。基因的缺陷可能会在几十年内得到解决,而如果是某个器官失去功能,那么也可以换一个新的器官,甚至是生物 3D 打印一个新器官。在现在生物学、工程学和基因技术的力量之下,长生,比正常的人类年龄多活两三倍,其实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至少对于富人来说,这事更有可能实现。比如我们介绍过的一本书《从零到一》,其作者彼得·蒂尔就打算对自己做这样的投资。他可是有着 20 多亿美元资产的富豪,保不准这样的理想,就实现了呢?这件事如果成真,那么人类在这几十年提倡的平等概念,就会在生物层面上被改变。

新世纪的第二大议题——确保全球的幸福快乐——就是涉及再造智人,让人可以享受永恒的愉悦。

几千年来,科技、经济、社会和政治一直在发生着巨变,但有一件事始终未变:人类本身。现在人类拥有的工具和体制已经和《圣经》时代大有差异,但人类心灵的深层结构仍然相同。正因为如此,我们现在看《圣经》《论语》或是索福克勒斯(Sophocles)和欧里庇得斯(Euripides)的悲剧,仍能从字里行间找到自我。这些经典的创作者都是和我们一样的人类,于是我们觉得他们写的就是我们。在现代剧场的作品里,俄狄浦斯、哈姆雷特和奥赛罗可能穿着牛仔裤和 T 恤衫,甚至还有脸谱网账号,但他们的情感冲突和原剧并无不同。 然而,一旦科技让我们能够再造人类的心灵,智人就会消失,人类的历史就会告一段落,另一个全新的过程将要开始,而这将会是你我这种人无法理解的过程。许多学者试图预测世界到了 2100 年或 2200 年将会是什么样子,但这显然是浪费时间。任何预测要有价值,就必须考虑人类心灵再造的影响,但这件事本身就无法考虑。有个问题是:“像我们这样的人,会用生物科技来做什么?” 这个问题已经有了许多很好的答案。但还有一个问题:“对于心灵与我们不同的人,又会用生物科技来做什么?” 这个问题至今尚无好的回答。我们能说的只有:像我们这样的人,很有可能会用生物科技来再造人类的心灵,而以我们现在的心灵,并不能预测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。

而最后其实也是包含前两者的议题,是人类在追求幸福与不死的过程中,事实上是在努力把自己升级为神。能够控制自己的生物基质,这不就是神的力量么?借助生物工程、半机械人工程和非有机物工程,人的能力已经得到了巨大的升级。

现代人都喜欢玩手机,但同样是手机,在年青人手里,可能是拥有强大生产力的生产工具。比如我的手机,我目前有数百个视频,是通过手机拍摄、剪辑发出的,通过手机,这个我头脑和能力的延伸,我能做很多以往做不到的事。如果是以一个古代人来看,我的手机几乎就是一件神器,或者说使用手机的我,就是他们的神。假设这些技术再进一步呢?类似 Apple Pay 和支付宝那样的支付很简单是吧,那为什么不直接把芯片装在人体内呢?实际上,已经有很多人这么做了。2015 年,瑞士的科技公司 Epicenter 已经有数百名员工在自己手掌里植入了微型芯片,可以控制门禁,也可以操纵复印机。如果再进一步,是不是我们可以发展一下脑机接口,让大脑与计算机相联?

3aa609b1c1d4c03da311616c3a

Epicenter 植入人体的芯片,可以作为门禁和简单的设备控制用途

可以确定的是,人类会向神性迈进,因为你反观历史,人类有能力实现,也渴望实现从人到神的进化。但这个过程不会像是好莱坞电影那样,某一天突然机器人大反击,人类失去一切。事实可能是逐步变化的。人慢慢与机械与计算机融合,每一步变化都不是特别激进,但有一天我们的后代回顾历史,忽然发现我们已经不再是写下《圣经》,修建起长城的那种动物了。那时的人类,已经不再是 Homo Sapiens(智人),而是智神 (Homo Deus),这也正是这本书《未来简史》的真正名字。

以下内容仅对 “狗熊月读” 会员开放

  1. 智神与智人,正如智人与动物
  2. 人类眼中的三种不同现实
  3. 用意义换取力量
  4. 从无产阶段到无用阶级

长按二维码,可在微信中直接购买收听完整版

rwbcover36_xiaoetech

06. 让人类加速发展的人文主义

上个世纪在科技飞速发展之余,最重要的一点,是把注意力转向了人类自己。这个改变意义非常重大,用赫拉利的话说,我们让自己的存在变得有了意义。

传统认为,是伟大的宇宙计划为人类生活带来了意义,但人文主义让角色逆转,认为是人类体验为宇宙赋予了意义。根据人文主义的观点,人类必须从自己的内在体验找出意义,而且不仅是自己的意义,更是整个宇宙的意义。这是人文主义的主要训诫:为无意义的世界创造意义。

随着意义和权威的源头从天上转移到人类的内心,整个宇宙的本质也随之改变。对于外在世界,原本的印象充满各种神、缪斯、精灵、食尸鬼,但现在就是一片空无的空间。对于内心世界,原本的印象只是包含各种原始激情的一块空地,但现在忽然变得如此具有深度、广度且难以度量。

19 世纪初,建构现代教育系统的重要人物威廉·冯·洪堡(Wilhelm von Humboldt)曾说,存在的目的就是 “在生命最广泛的体验中,提炼出智慧”。他还写道:“生命只有一座要征服的高峰——设法体验一切身为人的感觉。” 这正可作为人文主义者的座右铭。

人文主义主要有三大分支。第一是正统派,认为每个人都是独特的,拥有独一无二的内在声音、永不重复的一连串体验。每个人都像一道不同的光线,从不同的角度照亮世界,为这个宇宙增添色彩、深度和意义。因此,我们应该让每个人都尽量自由自在地体验世界、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、表达自己心中真实的想法。不管在政治、经济还是艺术中,个人的自由意志都应该比国家利益或宗教原则更为重要。个人能享有的自由越多,整个世界就会变得越美丽、丰富、有意义。由于这种正统派强调自由,也就称为 “自由人文主义”(liberal humanism),或简称 “自由主义”(liberalism)。

在 19—20 世纪,人文主义的社会公信度及政治力量与日俱增,开始产生两个截然不同的分支:社会人文主义(包括各种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),以及进化人文主义(以纳粹为最著名的代表)。进化人文主义的路堵死在了集中营,而社会人文主义也似乎不是那么回事。这个时代自由主义似乎是最正确的一种选择,对于西方人来说,这算是一种常识,比如自由主义提倡的民主、人权等等,当然他们也经常用这些概念作为武器来攻击其他意志形态的人,比如中国人。但我从赫拉利的两本书中获得的最大收获就是:这些我们现在非常熟悉甚至觉得是常识的概念,在几十年前都还完全没有出现,如何能确定它们一定是正确的呢?也许,它们都只是暂时适用于那个时代。在智人即将进化为智神的时代转折点,自由主义是否还仍然具备适用性呢?

AI

09. 基于未来的数据主义

上一个千年,人类慢慢清除了笼罩世界的迷雾,那些神、精灵等想象的意义都慢慢消失,到了新的千年最初,最后的神秘迷雾被打破,像是心灵、灵魂、自由意志这些概念,也会被科技的发展击碎。人通过人文主义实现了世界观的转型,但之后智人如果继续,发展进化为智神,那么 “人” 的概念也会被打破,这时人文主义也会丧失自己现在的地位,那个时候,取代人文主义的新宗教,会是什么呢?赫拉利在《未来简史》里提出一个非常未来主义,甚至有些超人类的概念:数据主义。

数据主义认为,宇宙由数据流组成,任何现象或是实体的贡献就在于对数据处理的奉献。听起来这没什么特别的,就像是《三体》里的宇宙两个公理也没什么特别的,但这个理论试图统一所有科学的学科。生物、文学、经济、音乐、政治……都可以用数据主义来解释。

举个例子:

  • 一个古典音乐爱好者在聆听《贝多芬第五交响曲》时听到高潮部分,感觉很激动;
  • 一个货车司机在听猫王的摇滚歌曲时听到高潮部分,感觉很激动;
  • 一个非洲的矮人部落成员听到同伴的鼓点,感觉很激动;
  • 一匹狼在月夜时听到其他狼的嚎叫声时感觉很激动。

这四种激动,是相同的程度还是不同?如果不同,有轻重的排序之分吗?哪个体验最有价值?人文主义者可能会说前三者都一样,佛教徒可能会说四个都一样,纳粹党员(进化人文主义)当然会说贝多芬要高级一些,你会怎么回答?

而数据主义的答案则是我看到最酷的一种:衡量音乐的价值,该看的是它带来多少数据,而不是它创造了什么体验。与矮人的音乐相比,贝多芬命运交响曲使用了更多和阶和音阶,而且创造出更多在不同音乐风格之间的对话,于是你需要更多的运算能力才能解读命运交响曲,由此也会获得更多的知识。酷吧!

以数据主义的角度来说,民主和专制在本质上是两套关于收集和分析信息的对立机制。专制使用集中式处理,而民主则喜欢分散式处理。民主之所以在近代和现代开始成为主流,也是因为它更适合这个时代的数据特点。我们常常想象,民主和自由市场之所以获胜,是因为它们比较 “好”。但事实上,它们之所以胜出,是因为改善了全球数据处理系统。

根据数据主义的观点,可以把全人类都当成一种数据处理系统,每个人就是里面的一个芯片,这样的话,要提高系统效率,也就是人类要发展的话,有四种方式:

  1. 增加处理器数量。拥有 10 万人口的城市,运算能力会高于拥有 1000 人口的村庄。
  2. 增加处理器种类。处理器不同,运算和分析数据的方式就不同。因此,如果单一系统拥有不同种类的处理器,就能增加其动力与创意。农民、祭司和医生对话中所产生的想法,可能是狩猎采集者之间怎么谈都不会谈到的。
  3. 增加处理器之间的连接。如果只是增加处理器数量和种类,但彼此之间无法连接,仍然没有意义。10 个有贸易网络连接的城市,产出的经济、科技与社会创新通常会高于 10 个孤立的城市。
  4. 增加现有连接的流通自由度。如果数据无法自由流通,仅仅连接处理器也不会有什么用处。这就像是在 10 个城市之间修建了道路,但路上满是劫匪,商人或旅行者难以通行,这条路的作用也就会大打折扣。

我知道数据主义这样的理论听起来的确有些另类和激进,但别忘了,人类历史上的主流思想和理论,在诞生时都是激进且不被认同的。基督教一开始就被认为是异端,罗马人还钉死了耶稣;没有人敢在中世纪宣传日心说,因为会被火刑处死;自由主义在一百多年前也没有人接受,谁能说未来的某个时候,占据主流的不会是数据主义呢?

methode-sundaytimes-prod-web-bin-19fc81d4-5f1a-11e6-beb0-462e4fc1b218

10. 结语:草坪的故事

说到这里,《未来简史》这本书的主要内容也就分享得差不多了。那么之后人类究竟具体会如何?虽然赫拉利没有直接说出来,但很容易总结,他认为最终智人将要给智神让路,就像尼安德特人给智人让路一样。新的人类会有新的未来和心智,也会有新的问题需要去面对。这都是未来的种种可能。

在这本书的最后,赫拉利提出了一组总结和一组问题:

一组总结

  1. 科学正逐渐聚合于一个无所不包的教条,也就是认为所有生物都是算法,而生命则是进行数据处理。
  2. 智能正与意识脱钩。
  3. 无意识但具备高度智能的算法,可能很快就会比我们更了解我们自己。

一组问题

  1. 生物真的只是算法,而生命也真的只是数据处理吗?
  2. 智能和意识,究竟哪一个才更有价值?
  3. 等到无意识但具备高度智能的算法比我们更了解我们自己时,社会、政治和日常生活将会有什么变化?

这就是《未来简史》,一部关于未来可能性的 “简史”。这些事情是否会发生?没有人真正能够确定,但我觉得,也许这样的未来是目前最有可能性的一种未来。对于这样的未来,以人类群体的角度,我们会继续进化,会把我们的种族基因继续拓展,但会慢慢变成另一种物种。对于个体来说,可能你会面临一些挑战,比如失去多年习惯的工作,但我觉得作为一个个体,更多感到的是一种兴奋。一种可以见证历史的转折时代的兴奋。感谢这样的一本书,可以让我们打开一种不一样的视角,来审视这个世界和它的未来。

在这本书的开始部分,赫拉利讲述了一个有趣的故事。现在在西方国家,一对年青夫妇如果新建房子,可能会要求设计师在前院要有一块漂亮的草坪。你问他们原因,他们会说:“因为草坪很漂亮啊!” 但其实背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。在石器时代,人们不会在洞穴入口种草,哪怕是在封建王国,也没有皇宫面前一片绿草地。但到了中世纪晚期,英法两国贵族的城堡,就出现了草坪。要有草坪,除了有地,还要付出劳动,而草坪还不会产生实际的价值。因此城堡入口的草坪,就成了一种无法造假的身份象征,告诉别人这里的主人有钱,有粮,有人,能够维护这片草坪。看草坪都可以看出主人的财势。于是草坪在人们心中就成了政治权力、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的象征。在现在,也成为了中产阶级的必须品。

IMG_2688-1

了解了草坪的简短历史,如果现在要设计梦想中的房子,你可能就会再想想究竟要不要有草坪。当然,你还是可以想要一片草坪。然而,你也可以选择甩掉这些欧洲公爵、大资本家甚至辛普森一家给你造成的文化负担,换成日式的枯山水,甚至自己来点儿创新。这正是研究历史最好的理由:不是为了预测未来,而是要摆脱过去,想象另一种命运。这就是《未来简史》为我们提供的价值:关于未来的另一种命运。

【广告】狗熊月读 – 用耳朵轻松读好书!

“狗熊月读”是一个移动时代的阅读计划,每个月大狗熊将为你阅读 2 本优秀的书,然后通过音频笔记、文档、思维导图和视频和你分享,让你可以用耳朵轻松读好书,一年吸收 24 本好书的营养。会员社群中还有关于学习的集体讨论与分享,让一年后的你,感受自己明显的成长,感谢自己现在的决定。

目前加入会员费用为:288 元 / 年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站 readwithbear.com 了解进一步的信息。

也可以直接扫码或点击 这里 进行会员购买。

狗熊月读 ReadWithBear

Leave a reply:

Site Footer

Sliding Sidebar

大狗熊 | Bear Liu

大狗熊 | Bear Liu

主播·写作者·设计师 热爱旅行、音乐、电影、阅读,喜欢在生活中挖掘苹果软件、硬件的应用乐趣并进行分享。自 2011 年至今,5 年共参与制作开发 40 余款 iOS 端 App 应用。于 2012 年创办的自媒体网络脱口秀节目《狗熊有话说》播客获苹果 iTunes 2013年“年度精选最佳社会与文化播客”,是 iTunes 中国区长期推荐播客。于2012年出版著作《苹果物语》,其创新性的以故事驱动数码应用技巧的方式深受读者好评。